“梦回红光”征集活动建党节特别篇

2020-07-02 12:04:06 山东福寿园 255

老职工捐献各自珍藏

今年的“七一”建党节来临之际,山东福寿园和大众报业集团齐鲁晚报• 齐鲁壹点联合发起的“梦回红光”历史资料和口述往事征集活动,迎来一个捐献小高潮。7月1日上午,山东红光化工厂的老职工王文利,在长清家中捐献出自己珍藏了近50年的一件当年厂里配发的棉大衣,并讲述了自己的工作经历。几乎同时,1985年调入工厂的老职工侯福胜和爱人梁振平,在济南家中捐出自家珍藏30多年的企业发给的两个暖水瓶和一个搪瓷茶缸,以及一些历史照片。侯福胜讲述了自己和爱人一同调入红光厂的缘由和企业经历。

老职工口述红光当年的故事

王文利口述:


我是1971底被招收进山东红光化工厂的(档案显示为1972年1月16号。但同一时间入厂的肥城的战友入厂时间为1971年12月)。我那年21岁(1951年2月26日生)。高中尚未毕业,面试和体检是在当时的孝里人民公社院內进行的。当收到被录取的通知时,甭提多高兴啦!终于迈出农门,吃上国库粮啦!要知道,在那个年代能吃上皇粮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啊!那时给了孝里公社共40个名额(其中龙泉官庄20个)。由于时间久远,想不全了,记得有姚玉辉、薛云华、王胜梓、董生意、李兴仁、刘殿荣、陈玉河、高长泉、刘治安、王文利、魏长坤、肖荣珍、徐孝恒、李光金、蒋文玲(女)、张洪银等。然后,大家一起去长清县城培训,春节放假回家过年。过完春节,又去了章丘明水化肥厂培训学习。我当时对分配的实习岗位不满意,还闹过一阵子情绪呢!

我捐献的棉大衣,是我从明水化肥厂实习完回到红光化工厂,被借调到工厂供销科大五金仓库当记帐员时配发的。因为大五金仓库的货物,大部分都是露天存放,发货、理货都在外面,因此配发棉大衣,作为冬天御寒之用。这件棉大衣现在看十分破旧了,但在哪个年代,能穿上一件棉大衣就很奢侈了。那时,我外出或回家都会穿在身上,特别是在回老家的路上,回头率还是挺高的。

 1981年3月,为了照顾家庭,我不得不离开我心爱的军工事业,那时,我母亲1978年患脑中风,生活不能自理,父亲的腿因被日本鬼子枪伤有残疾,家属又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,家里生活很是艰难,就和別人对换调到孝里供销社工作。调出时,按照规定这件大衣应该交回劳保科,但分管此项工作的陈师傅和我都是孝里老乡,故此他特批让我带回,我一直也没舍得丟掉,到现在快50年光景啦



带上大红花的王文利

  侯福胜口述:


我是1985年调入山东红光化工厂工作的。我以前在部队当了15年的兵。当兵期间,由战士转为军工身份。1985年的时候,部队缩编,一批人要离开部队。我之所以选择调到红光厂工作,是因为我的哥哥侯福旺在这里工作。他是1971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工厂工作的大学生。我考虑调动单位时,我们的母亲说:“你调到你哥哥那里去吧,你们哥俩也能做个伴。”母亲的话说动了我,于是我就来到了红光厂,那时已经军转民改称“济南发酵食品厂”。我上班后,就赶上了厂里上万吨啤酒生产线项目。


1970年代,侯福胜当兵时在北京饭店前留

由于我有在部队服役和军工的经历,很快就适应了工厂的工作。那时,大家干工作不讲任何价钱,既没有加班费,也没有奖金,全靠一股军工人的工作热情。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,结果只用了8个月就建成了啤酒生产线,创造了国内啤酒行业建设史上的奇迹,顺利通过试车并开始生产。所产“奥波”、“洛神”牌啤酒分别达到国家和部颁标准。我的爱人梁振平也是红光厂的职工,是和我一起随调到企业的,她当时在发酵一车间工作。那时,她要倒班上班,一般我负责接正在上幼儿园的二儿子。可一忙起来,我就忘记下班时间,不能及时接孩子。往往我去接孩子时,幼儿园就只剩下我儿子一个小孩了,经常被幼儿园的阿姨老师批评。(笑)

后来,厂里上了淀粉项目,我到淀粉车间当车间主任。之后又到发酵一车间当车间主任,还在精制车间工作过,我在厂里的好几个车间都呆过。我们厂军转民后,有一段时间效益很好。在和河南的一家味精厂合并后,由于种种原因,效益开始下滑,1997年底,企业就不行了。我开始在厂里留守,后来又参与企业搬迁。2001年,为了谋生计,到济南城区跟人合作搞了一个小企业经营,2011年正式退休。

我们这次捐献的俩暖水瓶,是1986年7月1日,当时企业已经改称济南发酵食品厂,为纪念啤酒生产线投产发给职工的纪念品。这俩暖水瓶基本没大用过,爱人梁振平说用它打过几次散啤酒,后来盛水发现有水垢沉底不好清理,就没有再用过,一直保存到现在。另外,还有一个搪瓷缸是我哥哥当年送给我喝水用的。还有我保存的一些老照片。现在看看这些老物件和老照片,确实给我们带来一次重温红光化工厂那段历史的机会。


1970年代参军不久的侯福胜“梦回红光”历史资料和口述往事征集活动仍在进行中

“梦回红光”历史资料和口述往事征集活动仍在进行中,活动持续到今年7月底。欢迎山东红光化工厂的老职工和职工家属继续参与,积极捐献历史资料。活动结束后,对于收集到的各种史料,将择机公开展览。